快装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装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监司莫将打假搞成打电商政绩工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0:14:29 阅读: 来源:快装活动房厂家

这里有一组统计数据,读者诸君来看有什么问题。

抽检聚美优品3件商品,鉴定为正品。结论:聚美优品正品率100%;

抽检ZOL1件产品,鉴定为非正品。结论:ZOL正品率为0;

抽检京东20件商品,18件正品;抽检天猫7件商品,6件正品。结论:京东正品率90%,天猫正品率85.71%。

你不觉得这些结论荒唐可笑么?不要说天猫这种交易规模大于京东4倍的几千亿的开放平台,就连ZOL这类小平台,抽检几件甚至1件产品就能给平台做定性,实在让人无语。而这组数据,竟然出自堂堂国家工商总局网监司之手(据说委托消协抽检)。

这种面向电商平台的打假,根本就是一种南辕北辙的行动。谁都知道,假货、水货泛滥,根源还是在线下。电商平台未曾诞生时,世界工厂的假货已泛滥多年。

前段时间,阿里拉了一批主管部门代表、媒体,开了一次打假报告座谈会。其中,阿里首席风险官邵晓峰说,借助大数据,阿里不但能监测到相当数量的假货来源,公司甚至组建庞大队伍,暗中实地调查,发现了一张符合产业聚合效应的中国假货分布图。

但发现假货跟打击假货、规范市场不一样。阿里没有监管、执法资格,真正负责监管的工商又没有落地能力。事实上,假货源头的地方政府对此又睁只眼闭只眼。要知道这背后,关联着就业、民生经济,影响地方官员的乌纱帽。

认识不到这种现状,没有包容之心,是不可能化解难题的。假货是社会毒瘤,但产业链、从事的人不过是中国过往几十年发展模式的真实表征。一个制造业大国,当遭遇全球性经济危机、出口受阻、开始强化结构调整时,就期待内部消化了。同质化竞争中,丑陋的诉求自然持续流露。而事实上,这些从事假货制造的人,设计制造能力、营销能力并不弱于正品产业链的人们,他们甚至本来就为正品代工,只因缺少品牌影响力,只能打着别人的旗帜兜售。

昨天,财经作家吴晓波一篇国人买日本马桶盖的文章被刷屏了。他写的其实没新意,也没思考深度。但有一点,一个日本马桶盖能告诉我们,没有真正夕阳的产品,只有夕阳的人与精神。中国假货产业链是有希望转化为正品产业链的,只是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当然,期望工商总局网监司直接落地规范、扶持产业转型有些不现实,人们甚至也不期望它能做到大规模监测。过去半年,它总喜欢发布数据报告,无可厚非,毕竟打假是个系统工程。但作为监管方,完全可以整合社会力量,落地规范,而不是不停地抓电商小辫。如此,公众有理由怀疑你不但缺乏监管能力、产业大局意识,甚至让人怀疑监管用心:不在打造政绩工程就是规避监管责任。

在我看来,漠视源头的报告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打假。网监司发布报告确实能拉风,尤其借央视等平台曝光后,但就像年年应景学雷锋年年丑陋不断一样,它不是真正有效的常态化动作。至少,我们没有看到这个网监司真正放下身段,走进产业现实,以包容之心看看这个国家的微观层面发生着什么。

合理的常态化打假,是要联合电商平台(技术与大数据)、执法部门(执法力量),以及相关产业力量(扶持、疏导家货背后的产业链、从业者转向规范运营),整体联动进行。彻底消除假货绝无可能,但是由于它分布有规律,在一些影响较大的品类上,是能提纲挈领规范的。

而网络监管司的行动,反复下来,不但无效,而且还会抑制真正的规范经营者,影响中国电商业的进程,抑制中国消费升级。如果只满足于一两个人都可以完成的小儿科抽检、发报告服务,这简直是一种讽刺,也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行为。

看来,网络监管司的打假仍在偏离健康途径。前几天它做了一次二传手,将所谓打假平台转给北京工商局负责,并标榜出一个所谓“异地监管”,这就更让人无语了。且不说将一项全国性的监管责任让渡给地方政府部门是否合适,从成效来说,后者面向全国的监管专业度与监管能力,还是值得怀疑的。

当然,如果只是出报告,那是很轻松的。网监司也能“政绩留给自己,苦力留给他人”,如果有了责任,让人去找北京工商局好了,规避责任嘛。如果要我提个商业化建议,我会鼓励网络管理司将抽样检查报告搞成竞价排名,比如说吧,注册在北京的京东,如果多出点钱,就可以在报告里把淘宝的排名下拉,如此可以有一个出色的商业模式。

这当然是玩笑。但也别忽视这种报告里隐含的用意:报告似乎有意扭曲、矮化着阿里开放平台的价值。这一点,不要当公众是傻子。

阿里开放平台的交易规模远京东庞大,也比其自营平台更容易发现假货。之前,阿里披露说,双十一之前,平台主动发现、下架的假货高达9000多万件。想一想,如果没有主动规范,这么多假货流入市场,会引发多少隐患。

从这点来说,阿里开放平台虽存在假货,但却是一个追溯、打击假货的关键工具平台,是监管部门的伙伴。

中国电商业不是中国信任文化薄弱的源头。相反它是建立信任体系的纽带。这几年假货现象丛生,并非电商造假,而是假货在电商平台销售,大都能被发现。而线下不但难以发现,更是难以追溯。

3年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给淘宝网摘掉了“恶名市场”的帽子,肯定它在商品质量、版权、公允的市场环境方面做出的成绩。而我们的网监司借助漏洞百出、荒唐可笑的报告又给它戴上了。这是很可笑的一幕。

我并不否认发报告本身。但我期待别再只围着几家电商转悠,而应建立一种协同、联动的打假机制,推动中国信任、信用体系的形成。

如果漠视整个产业现实,漠视信任体系背后的顽疾,继续选择这种漂亮而无效、规避监管责任、甚至隐含公关与攻击特定电商平台的打假途径,我觉得,这种行动不但越打假货越多,还很可能成为中国转型升级策略的阻力。

至少目前,我看到了一个只会发报告、缺乏产业大局、宏观意识、包容之心的网监司,它是打不出什么真正的鸟来的。打下几粒鸟屎倒有可能。它可能还觉得味道不错。

功率放大器

湖北特尔诺公司多图

上海化妆品贴牌代加工厂

展示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