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装活动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装活动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M2超百万亿引发货币超发争议

发布时间:2020-10-17 00:46:59 阅读: 来源:快装活动房厂家

M2超百万亿引发货币超发争议

钱多了也是一个麻烦事,这不,央行的一项货币供应量的统计便让各方争论大起。  4月11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存量达103.61万亿元,同比增长15.7%,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末高0.5个和1.9个百分点 .  M2突破100万亿元大关,M2与GDP之比接近190%,这是否意味着货币严重超发,进而导致物价上涨?顿时,成为了争议各方抢占报端版面的最好由头。  货币超发?  “由于各国的统计口径不同,单纯的比较M2余额很不科学。”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本报》表示,即使中国目前的发钞量比较大,但也不能因此忽视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而简单地作出中国货币超发严重的判断。  光大证券分析师钟正生认为,一国M2与GDP之比上升,同货币政策调控、经济货币化程度和金融结构的演进都有关系。在我国,M2与GDP之比较高的重要原因是金融市场不够发达,银行储蓄率高。  截至2011年,M2与GDP之比的全球平均水平为126%,我国并不算最高。日本达到238.8%,迄今仍在力求走出通缩。俄罗斯的物价指数已经超过10%,但该比重却仅为43.9%。这说明,仅以货币占GDP比值偏高来推断通胀水平,并不科学。  事实上,评判一国货币是否超发、货币增长是否适当,应主要看是否导致物价的过快上涨,是否维持了经济的平稳增长。近年来,我国总体实现了较快增长和较低通胀。这表明,我国M2的规模基本上符合我国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  对于“货币超发”这一说法,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过去我国所统计的实体经济只涵盖物质部门,所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货币供应量很快就超过当时统计口径的“实体经济”的需要,表现为超经济发行,即所谓“货币超发”。但实际上,货币供应不仅是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还需满足服务业及金融市场的需要。  中国国际经济研究会副会长张其佐对《本报》表示,中国的M2统计口径远大于美国 ,美国M2中不包含10万美元以上的定期存款。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需要有一定规模的M2支持。  张其佐认为,我国M2的规模基本上符合我国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仅以我国M2绝对量多、货币占GDP比值偏高来推断通胀水平并不准确,未来还要大力推进经济转型,优化融资模式,使货币供应量保持温和增长。  “M2快速增长,一是因为实体经济有这个需求,二是外汇占款的持续增加。”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近年来中国经济规模快速增长,需要吸纳更多的货币,社会资产货币化进程日益深化也提出了新的货币需求。  在我国城镇化、工业化、信息化等进程中,无论是各级地方政府,还是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始终存在较大的融资需求。融资需求的增加为银行贷款投放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也需要更大幅度的信贷资源投入。  “外汇占款增加带来银行存款增加,导致银行存贷比下降,从而增加了银行投放信贷的能力。”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2003年我国外汇占款仅3.48万亿元,2012年则达25.85万亿元,资本流入大幅增加导致货币投放经由外汇占款方式投放的数量明显增加,也对银行存款增长产生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同时,较高的储蓄率为银行信贷增长提供了强大的资金支持。长期以来,储蓄和投资结构严重失衡,大幅提升了经济增长对银行信贷的依赖程度,而高储蓄率又为银行贷款投放提供了支持。  国际经验表明,间接融资比重较大的国家,M2往往也会偏高。虽然在过去的20多年间,我国资本市场高速发展,直接融资渠道有所拓宽,但融资体制还是由银行主导,2012年信贷占社会融资的比重仍为52%。同时,存量融资中银行信贷依然为主,2012年底信贷在融资存量中占比达到85%。  显然,融资渠道单一是造成贷款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融资结构待优化  不过,由于M2/GDP数据逐年高企,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资金效率和金融机构效率较低,同时,这也意味着有可能进一步加剧通胀压力和资产泡沫。  “货币量虽然快速上升,但货币周转速度却在不断变慢,经济增长越来越依赖于新增货币的推动。”社科院重点金融实验室主任刘煜辉对《本报》表示,M2占GDP比重的不断上升,反映了中国经济投资效率日益低下、经济货币化程度不断加深的现实。  从存量的角度看,中国经济体系显然已是货币深化过度,当前的货币回收压力不在于增速控制,而是降低货币深化指标。具体而言,“我国经济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货币投放对实体经济的渗透作用不够,因此,未来央行应该推动的是扩大直接融资比例,丰富金融市场的层次,让更多的货币真正流入到有需求的企业,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央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表示。  同时,在我国M2迅速扩大过程中,银行的经营行为也不能忽视。连平认为,我国的银行一直有强烈的做大做强情结,加上前几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商业银行投放能力持续加码,推动M2存量呈现“加速度”上涨态势。  对此,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建议,降低货币存量就要优化融资模式,减少间接融资比例,扩大债券市场和资本市场的规模。  但由于当前各项经济数据表明,中国经济增速已走出下行区间,新一轮增长周期已经来临,而十八大报告也将新型城镇化明确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中长期动力”,那么,投资作为刺激增长的手段最易见效。  “3月新增贷款和M2高企,意味着新一轮投资又再靠新增货币支撑,而楼市调控、影子银行监管、外汇占款等原因,同样加快了资金回流银行的速度,满足了城镇化对资金的渴求。”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立坚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认为,目前地方政府对于经济高增长的过度偏好,以及地区之间经济增长的竞赛,依然非常强烈。从各省在两会前发布的2013年经济增长目标来看,31个省区中有24个超过了10%,80%的省区增长目标都在10%以上。如果把地市级做个统计汇总,增长目标做个加权平均,可能会比全国7.5%的目标高出4到5个百分点。  “在目前情况下,经济增长目标的高速度,投资的高速度,以及对银行融资增长的高速度,这三者关联性是非常强的。”潘功胜坦言“人民银行在货币和信贷政策的操作上面临的压力非常大,需要综合考虑经济增长、国家稳定以及防范风险,在这几个变量中寻求一种平衡。”  显然,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有必要警惕地方政府高涨的投资热情带来的总需求迅速扩张的压力,因为这往往会产生较大的融资需求,这就注定了M2存量的百万亿时代短期内无法改变。

什么是ap课程

alevel补课

ib数学